-影-

【言许】26字母——Caitiff卑劣的

emmm我又来拉低粮食水准了

李泽言再次见到一走了之的pao友,是半年后了。

他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风衣,里面是一如既往的高领,身边有一个及他鼻梁的短发女人,他手上握着女人刚排队买到的热姜茶,然后他在11月底的冷风中帮女人拨开了挡住视线的碎发。

李泽言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像刚刚可以站立的孩子失去了手里最心爱的玩具,想去追,可追不上。自己现在该以何种立场去面对自己面前的人?是以单纯的投资方关系,还是以一对半年不见得pao友关系?

那个女人也是冷冰冰的,许墨帮她撩头发的时候,会觉得许墨幼稚,然后不耐烦地推开许墨的手,但是耳尖的绯红出卖了她。

那个女人也是难以亲近的,李泽言不敢妄断她与许墨的关系,但是那一刻女人表现的比许墨一个男性还要强势许多。

李泽言苦笑,如果那女人真是许墨的伴侣,那许墨倒是有了个享福的命,事事都可以不用操心,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也不禁扪心自问一句:如果半年前自己没有放手,那现在奶茶店前,牵着许墨手的人,会不会是他。

pao友的关系也只是温存在其原本的位置,不升一点,也不降一分。

后来李泽言在集团的股东大会上见到了那个女人,是盟友的一个高级理事,在几乎全都是男人的会议上显得格外的突兀,口才极佳,说话面面俱到,和许墨很像,只是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咄咄逼人。

刚结束了一场讲座的许墨从教室里走出来掏出手机才发现有个未接来电,他以为是女人打过来的,点开通话界面才看清楚来电人的名字:李泽言。

之后两个人的正面对峙是在两小时后,两人坐在一家隐蔽的咖啡馆里,许墨还在翻看论文,李泽言就用手叩叩咖啡杯,有意无意的响着沉闷的咖啡匙声。

“不打算解释一些什么?”最终是李泽言打破了沉默,他双手环在胸前,身子向背后的沙发里陷进去。

“比如说你的不辞而别,比如说你这半年刻意的回避我,比如说……”

“那个姓舍的女人。”

直到李泽言报出女人的姓氏,许墨依旧在事不关己的看论文,之后他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算是放心了的微笑,“你都知道了?”

“不能断定,但是她与你的关系应该不只是局限于普通的异性朋友。”

没有给许墨开口的机会,李泽言又是一段酸涩的嘲讽:“许教授真是好品味,刚跟我分开没多久,又把目光对准女人了?她知道你的真实面目么?还是说在你眼里,我们都是一类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心里一团无名的妒火,烧的不旺,却很灼心。

“的确,小予在某些方面确实和李总挺像的,既然李总已经自己理解了,为什么还要把我约出来叙叙这不必要的旧?”

李泽言的眼睛一直在许墨身上游走,他无意识的瞟过许墨的眉眼,却捕捉到一丝不同于口中所说的那份疏离,像是要说很多话,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和你一样说一不二;

她和你一样面对我们之间的分歧不为所动;

她和你一样对人冷漠,甚至是固执到让人不舒服;

但是她也和你一样很在意我的身体,我的工作;

我只能告诉你这些,是不是可以当作是我想找到一个女版的你,然后翻过我们苦涩的那一页,开始我们各自新的生活?

“这样的解释,你满意吗。”
――――――――
emmm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沙雕东西……可能会有后续吧……

【COS正片】――王不留行·账号卡――

       第三赛季,他是一位新人,原本人们赋予他的,是挑战者的角色,
       可是当赛季结束时,挑战者,却已经暗暗变成了一位征服者。

    “如果运气好也是一种错,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
――――――――――――――
出镜:影光雨(原po)
摄影:君无忧
妆面:二唯
后勤:呆毛、泰迪
后期:周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发片,非常激动,深夜出没,求个红心蓝手,然后,为什么不能传原图,难过极了。
老子终于出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对这套片子做了很多计划,可惜并没有做到如自己想的那般完美吧……比如长着一个娃娃脸的我想出汉子,比如拍摄的时候领子没有翻下去,比如骑扫帚没有骑成功……
但是很开心可以做一个晚上的王不留行,治痛经也好妇女之友也好,
王杰希是全联盟最好的队长!我要做他女儿!耶!

【元宵的车】【许言】《窒息前兆》(又名《许言飙车窑子终于为自己正名了》)

窑子发车,这里是第一次写肉的第二棒

许言花式车队:

     


                                        From 许言飙车窑子


  所以这就是我们一言不合飙快车的理由【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为元宵而开的超长跑车,感谢群里小天使们的激/情/飙/车


  第一棒:五十岚御羽 


  第二棒:-影-           


  第三棒:咸鱼柏舟


  第四棒:呜呜呜


  第五棒:南山陵羽


  第六棒:燃兔子


  第七棒:余悸


  


   这次要认真打个预警Warning:HE/白起出没/黑化悠然注意⚠️/刑讯Play/内含产乳、当Queen的面Ntr Play慎入⚠️


                


  各位大宝贝要答应我真的认真读过预警了!!


                              


                   OK!走这里上车




 最后小声bb一句,各位激情评论了解一下?还评论干什么快愣着啊_(:з」∠)_点梗也行哦说不定下次车车就这么开呢???


  





【言许】26字母——Beautiful美丽的

许墨的瞳孔是棕色带点浅浅的紫,跟别人对视的时候对方会觉得眼里无光。

但是这双眼睛注视着别人的时候很温柔,让人产生依赖他的想法,事实上他也确实有如此出色的能力去让别人依赖,李泽言有一次回家看见许墨在阳台上打电话,对方是许墨的一个学生,他没有吃醋,只是许墨在阳台上笑的很开心,很温柔,他从没有对着自己这样温暖的笑过,许墨在他面前就是只狐狸,狡猾的很。

后来许墨有堂公开课,教室后面有媒体将许墨的课转载到教育网上做示范,李泽言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屏幕全被自家教授的迷妹刷满了,诸如求联系方式,求给许墨生猴子……他把弹幕关掉了,正好是镜头切给许墨的特写,一个很浅的微笑,教室外面有阳光照进来,把微笑衬得很美。

许墨那天没戴眼镜,他的眼睛在阳光下变成很暖的琥珀色,温柔且美丽,难怪一些娱乐媒体说许墨就是科学家中出现的叛徒,一不古怪,二不秃头,三不古板。

李泽言将那一幕截屏做成自己的电脑桌面,有次许墨电脑落在研究所,用李泽言的电脑才发现。“泽言,你哪来的这张照片?”

李泽言那时候在厨房洗餐具,他闻声解了围裙,从许墨背后环过去,“从一次你上公开课的视频里截的。”

“拍的挺不错的。”

“嗯,所以你平时也多这样笑笑。”

“我不是一直都笑吗?”许墨眯着眼睛,故意笑的很狡猾。

“不,不是这种。”背后的人俯下身,托着许墨的脑袋吻下去,虔诚的,专注的,直到感觉出怀里的人有些抗拒的扭开头,他才缓缓松开因憋气而有些泛红的脸。

“就这样,没有一点坏心思的,单纯的笑一下就行了。”他伸手擦过刚刚唇舌相触而牵出的银丝,“在我面前,你少花这种小心思。”

许墨被自己固执的可爱的男友逗笑了,“我以为你会喜欢我聪明的样子的。”

“你够聪明了。”

窗外的风吹起屋内拉紧的窗帘,许墨靠在李泽言怀里,任由李泽言在自己脸上,脖颈处索取,他微笑着,手往背后将人贴近自己。

“很美。”

“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你。”

很美。

【言许】26字母——Anniversary纪念日

李泽言十七年前见到许墨的第一面,那时许墨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抱着自己的画板坐在树下画素描。

好奇心作怪,他跟几个孩子绕到树背后偷偷看许墨在画什么,纸上是刚画好的一棵大树,后面有个脑袋偷偷地探出来,右下角有一排字:偷看不是好习惯哦。

那年李泽言9岁,许墨7岁。

华锐总裁李泽言一年前认识了天才科学家许墨,有幸去许墨的研究所参观,然后看到十六年前跟许墨初遇时许墨画的那副画,”没想到你还留着这个。“

“为了纪念相遇。”

今年李泽言26岁,许墨24岁,两人正式同居的第100天,许墨把那副简笔画用很好看的丝边重新裱好送给李泽言。

“纪念日快乐。”

“这么大人了,还想着纪念日这种东西?幼稚。”

“各种意义上的纪念日。”

“纪念什么?”

“同居100天,相识十七周年。”

李泽言正面环抱住许墨:“笨蛋,纪念日哪有过十七周年的,等二十周年那天,再送给我不是更有价值?“

“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有价值。”

——————

许言圈一个翻墙过来的叛徒,大家不要举报我

【新年产粮】点我看许言车队第一次发车实况转播

点此看许言飙车窑子进化许言翻车窑子全过程

许言花式车队:




这是车队从一月份就开始准备的第一次联文接龙活动,感谢车队小天使们的倾情参与。


各位观众老爷打卡上车嘿喂狗


车队小天使们:(前方持续更新中)


第一棒:呜呜呜


第二棒:仙女玖玖哦


第三棒:南山陵羽


第四棒:-影-


第五棒:Andra是名字的另一半


第六棒:


第七棒:咸鱼柏舟


第九棒:鸦片片


第十棒:余悸


第十一棒:江游十四日


第十二棒:燃兔子


第十四棒:


第十五棒:本酿



“用你最舒服、最擅长、最习惯的方式去表现就行了。”
我爱王爸爸,我是爸爸的女儿粉(不你怕是个黑!)
――参与人员表――
王不留行CN:影光雨
phx:君无忧
妆娘:二唯
后勤:呆毛、泰迪
好了,没话说了,lof上发过一两次预告都没了下文蛤蛤蛤蛤,选在214发是我爱的体现

衣(架空校园向)

我胡汉影又回来了!师生补衣服,写的时候没怎么留意,跟着感觉走,一写不回头,我要被敏感词逼疯了,真的,看的不顺畅我之后补上没有敏感词的

——————————————————————

    神乐的校服比班上很多女生都小一个码子,她本身就瘦,再加上小时候营养没跟上,整个看起来就比柴火妞好不了多少。

    遇到衣服不合身的情况,都是神威把衣服缝到合适的位置。

    这几天学校发了一套啦啦队的队裙,神乐一试,发现整个人都可以缩在那条明显报错了码的裙子里。

    下午高杉准备去上课,进到教室就发现神威这回提早来了很久,他的桌边有一个铁罐罐,手里在干些什么,看不大清。走近一看,才发现神威手里拿着条鹅黄圌sè的连衣裙。

  “我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爱好的。”高杉等神威chāi线的间隙,坐在他前面的座位上,趴着看他chāi线头。

    神威也不赶他走,然后从铁罐子里取出一块跟粉笔一样的小片片,照着纸上写好的尺寸在衣服边上划了道杠杠,“怎么,晋助老圌师都敢明目张胆在办公室抽烟,还不许我裙子内穿了?”

  “小圌鬼,你怎么跟老圌师说话的呢。”

  “不是你说没到上课,咱们就是朋友嘛,朋友就是用来损的啊~”说bà,拿着刚刚穿好的zhēn线,折着衣服的对角开始把腰收拢,动作liú畅的跟一个居家的妇女没什么两样。

高杉就维持着这样一个姿圌势看着他把腰收拢,然后用牙齿咬断了打好的结,“这么熟练,你是不是兼圌职过家zhèng啊。”

    没急着反驳高杉明显是开玩笑的话,他还是在认真的比对量好的尺寸和cǎo稿纸上记录的数据是否有偏差,一直到神威补完整条裙子,高杉一看时间才发现教室里已经有不少学圌生就坐了,他应该要上课的。

    讲课的时候,眼睛还是会无意识的瞟到神威那里,这回小圌鬼在认真上课,手上的笔没停过。高杉很满意的继续他的经济学洗圌脑。在讲到金融危圌机这一段历圌史时,下课铃很准时的执行它本身的工作,“之后的几点要素我们下周继续,同学们记得自己先去了解一下二战后世界的经济对当时世界的影响与对现在经济的意义,下节课会有随堂的应用题。”他等下还得去隔壁班监圌督学圌生自测,匆匆收好课本离开教室,就看见神威提着一个帆布袋跟自己打招呼。

  “上完课准备走了?”

    直到神威摇手,他才发现少年白圌皙修圌长的手上有贴着创可贴,上面还有一个神威自己用水性笔画上去的小兔子,旁边画了一个独眼怪兽。

  “手怎么回事?”

  “不要紧,之前被zhēn钻了几下,上课才发现手上有红印子。”之后他还特别自豪的秀了一下自己画上去的小人像,“你看你看!我画的你!”手指在那个独眼怪兽上,怪兽不似别的那般龇牙咧嘴,但是眼神特凶,像极了高杉上回没收台下偷圌拍女生手圌机的样子。

  “哦,画的真好。”他一点也不介意神威拿自己独眼的事开玩笑,说到底也是自己不小心导致的。“但是你下次要是再敢在检测试卷上给我画这种独眼怪兽,我就给你的平时分记零分。”

    其实还是有点介意的呢,高杉老圌师。

    高杉守完了自测那节课,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5点了,他琢磨着想先回趟银时家去带两个孩子出去吃个饭,却鬼使神差的转悠到了神威的宿舍楼下面。开学有一个多月,神威因为在打饭的时候饭打多了撒到一个大三的学长身上,学长当时牛脾气,把神威劈头盖脸骂一顿不说,还准备打人的,就见着神威一个CQC式过肩摔直接把学长撂翻在地,然后继续笑盈盈的问食堂大mā可不可以多添一点饭。这饭是添成了,之后神威屁圌股后面总跟着几个大一大二的,听说是几个要当神威跟班的。

    之后神威提起这件事,他开始笑起来:“哈哈哈你不知道吧!当时我收小弟的时候,让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圌墙出去给我nòng一套zhēn线哈哈哈哈!我当时都记得他们一脸木然的表情!真是太搞笑了!”,高杉当时就想:不,换做是我,早把你抛弃投靠别人了。

他上楼准备去找神威的,还没敲门,就见着神威提着之前的帆布袋往外走,“你这是又翘课了?”

  “不然呢,舍予老圌师的高数课我有好几次没交检测了,她今天肯定会查,我还不如躲她几天。”

  “这裙子……”

  “你别乱想,这我妹妹的啦啦队裙,我才没有女装癖这种奇怪的癖好。”

    见高杉一脸的失望,神威还是忍住了上去就是一榔头的冲动,“你要是想看可以去找隔壁林xiàn明同学,他比我好看多了。”

    高杉最终还是没有跟着神威一起去,至于为什么,可能还是有点忍不住脑补一下这个对内宛如贤妻良母一样的野小子穿裙子的画面。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办公室里的那个高数腐女老圌师带坏了。

    神乐比赛的时候,高杉收到银时的邀请专门去看看银时他‘干女儿’的表演,到神乐表演的时候,银时整个人就跟打了基xuè一样放肆跟高杉炫耀:“怎么样怎么样!你看我闺女多牛掰!随我!”,的确像银时说的那样,神乐她们的啦啦队服不只是神乐一个人不合身,很多女生穿着都没有跳出一个活泼好动的少圌女该有的张圌力,神乐不一样,她的动作幅度大,力度也强,在一群扭扭圌niē圌niē动作不敢做大了的女生里显得格外抢眼。高杉还注意到,本来高抬tuǐ这个动作多少会露圌出一点打底圌裤,神乐的裙子硬是没有给那些举起手圌机准备连拍的家伙一点机会,她的裙子似乎是被缝在了一起,改成了漂亮的裙裤。

    高杉知道那一定是神威做的,这小子平时总是觉得自己妹妹惷,每天巴不得看妹妹出洋相,但对于妹妹而言,他尽到了作为一个哥圌哥,甚至是作为一个监护人该有的所有对妹妹的保护与体贴。

  “有时候我真觉得人不可貌相。”

  “什么?”见到神乐她们退场了,银时才慢悠悠地问他。

  “我是说神威那小子。”

  “他又怎么了?”

  “跟你说了也不懂,表演我也看了,差不多了我就先回去了。”

    他回家的时候听到手圌机有震动,点开一看是银时跟神乐新八的合影,照片里的神乐穿着很合身的衣服,肩口别了一个小兔纽扣,高杉记起神威的书包拉链上也有一模一样的。

    有一次大学举行教圌师聚会,高杉收到邀请要前往派对现场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西装自己很久不圌穿,袖子上的纽扣有松散不说,领口还不知道被谁划了一道,看着打眼得很。

    再回家找一套也来不及,离聚会开始还有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高杉当时是真的急了,不知怎的,他把车直接开到学校的教学楼,找到神威的班级,叫走了正在被高数老圌师算账的神威,“不好意思了,舍予老圌师,我找神威同学有点事需要处理,作业的事麻烦下回再算吧。”

    神威被拖走的时候一头雾水,回头对上舍予老圌师一脸复杂又带点诡异的微笑,再看看眼前这个穿着一身正经西装的老圌师。他承认,这跟苟xuè连续剧里抢婚的场景如出一辙。

  “你把我拖走有什么事啊,虽然我还挺感谢你这回救我于水深火……”

    热还没说完,高杉就把神威塞圌进车里,“你会补衣服对吧!”

    ???

  “我问你会不会补衣服,如果会的话,知道西装怎么补吗?”见神威不说话,高杉索性把目的挑明,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车直接往神威宿舍开。

  “会倒是会,怎么了?”

  “西装袖口的扣子散了,领子那有东西划了一道,你帮我看着补补,只要看不出痕迹就行。”

  “不怕我补残了?”

  “残了我就直接给你的总评打零分,要试试吗。”

  “滥用私泉啊——”

    不顾神威在车上的fǎ克三连,高杉到了宿舍楼下直接拎着神威往寝室走。神威手脚也麻利,搬了个小圆凳,找出自己的铁盒子坐在床铺边上,接过高杉递来的上衣。

  “只是一道口子不需要多少时间的,不过你多久要用啊。”

  “还有不到四十分钟,迟到一会儿问题不大。”

  “得嘞。”之后神威就不再说一句话,高杉觉得这小子安静的时候,还算是耐看,就是平曰里xí惯了他吵吵闹闹的样子,有那么点无聊。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神威寝室的灯瓦数很低,暖光灯微微照在神威的头发上,时间定格的像是祖辈相册本里泛黄的照片。他在很专注的补衣服,湖蓝sè的眸子里有zhēn线进进出出的画面,眼里有光,却不四散于各处,高杉有点羡慕那根zhēn,若是之后这小子谈上了,功劳一定得算他的眼睛一份。神威的头发有点散开,脑袋上顶着的dāimáo会时不时地随着窗外吹进来的风抖动几下,偶有几缕发圌丝遮住他的视线,他也只是用手把它们缕到耳朵后面,手上的动作开始加快。

    高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靠着神威的床陷入的浅眠,被神威推醒后一看时间,发现只是短短的二十分钟不到,他以为自己睡了很久。

  “醒醒啦,衣服我给你补好了,不准嫌难看啊!”神威很嫌弃似的把衣服甩在高杉身上,“那道口子我没敢放开了补,就缝了点东西在上面。”

    高杉翻过衣服,发现原本有道口子的领子,上面别着三朵大小不一的红蔷薇,绢布做的,他还是忍不住打趣一下神威:“噗,你这huā哪来的?”

  “楼下502的男生告白失败,这huā是我从楼道那顺来的。”

之后高杉试了试,感觉还不错,别着的三朵huā给高杉本人添了几丝魅力,但神威坚持认为只有sāo气的红sè才能配上sāo气的高杉老圌师。魅力?对不起,他不懂那些小姑酿家说的什么魅力。

高杉作为答谢,贴近神威的脸,用食指刮了一下神威的鼻头,“谢谢,等有空了我带你去吃哈O达斯。”神威冷漠的拍开在他脸上作耸的手,那时高杉看得见的。高杉转过身准备离开,神威的耳尖有点泛红,那是高杉看不见的。

    哦,值得一提的是。

    神威还用那些蔷薇huā帮他妹妹缝了一个头戴,缝了一个蔷薇huā贝雷帽给舍予老圌师当贿圌赂,以至于之后舍予老圌师看见高杉那件西装,意味不明的笑更深了。

    高杉也懒得管对面桌的高数老圌师又在笑自己什么。

食(架空校园向)

一个老师请学生吃饭的故事,清的跟面馆的白汤一样纯

——————————————

 高杉第一次遇见神威,是在学校后山的休息室。

    那时少年正靠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睡觉,偶有微风吹过,带起少年鬓角处的几缕暖阳般的发丝,他身边有合上的漫画,手腕上戴着时下流行的手链,少年的锁骨很好看,上面还挂着根链子,坠子被掖在衣服里了看不到。那时的神威怎么看都像一个翘课玩累了的坏学生,他年纪不大,是读大一吧。

    高杉没有去喊他,向来随性的高杉老师不会管你学还是不学,可每次他班上的专业课成绩都十分可观。他就那样站在休息室外面站了很久,他从不觉得看一个人睡觉是件多么有趣的事情,眼前的少年安安静静的,让他产生一种莫名的和谐感。

    损友银时跟着两个高一新生合租,其中一个还是个长得不错的萝莉,高杉每天下班后都得大老远跑到银时的合租屋去给两个孩子带饭,坂田银时是高中老师,压力跟高杉不是一个概念,高杉看着俩学生跟着银时这个平时生活不正经的人住,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一次送饭的时候,高杉看见银时家的玄关处多了一双帆布鞋,又闻到有米饭香,以为银时这家伙终于良心发现给学生们做顿饭了。结果银时没看见,扎着马尾辫的背影倒是在厨房里晃悠。

  “哎呀小晋你来啦啊噜!”神乐躺在沙发上吃薯片,旁边还放着个煎了几片肉在上面的大号饭碗。

  “神乐你怎么和高杉老师说话的呢!要有礼貌知道么。”志村新八在后面的餐桌上写作业,  他的身边摆了好几个菜,但是没有动。

    之后是两人喜闻乐见的拌嘴,直到厨房里的人解了围裙端着饭碗出来,“笨蛋妹妹就不能淑女点吗,还有谁让你开那包薯片的,那包是我的才对吧。”那个少年跟之前在后山遇到的一模一样,手链因为做饭的缘故没有戴上,他的眼睛很蓝,和宁静的湖水一样,跟神乐如天空般澄澈的眼睛比起来,他要显得沉稳许多。

    神威招呼妹妹跟新八过去吃饭,才发现高杉靠在沙发边上很久了,“啊咧,这位是?”

  “这是我们老师的朋友,高杉老师,这位是神乐的哥哥,神威。”前一句说给神威,后一句说给高杉。

  “初次见面,高杉老师^_^”

  “不,不是初次见面,你上回在ERDON举行新生欢迎会的时候在后山睡觉,我就差没跟辅导员打电话来领人了。”

    神威停下了夹菜的动作,“怎么?你是那的老师?”

  “嗯。”

  “现在我就更不怕我们辅导员来抓我了,我可以说我是被高杉老师喊过去帮忙~”

  “你选择上我的课了吗。”

  “ERDON的经济学里,高杉老师的班是最自由也是合格率最稳定的,所以我就填咯,只不过我还是选择了我更喜欢的数学。”经济学的分数线很高,神威刚好够上边,结果人家图个轻松,还是选了相对感兴趣的数学系。

    之后高杉被留下来一起吃个饭,也见识到了比神乐还能吃的神威是如何在神乐嘴都要碰上肉的时候,如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肉给挑到了自己的碗里。晚上吃完之后高杉提出送神威回去,神威说自己住学校的,“按照你这种性格,在寝室里应该也是个舍霸,你瞧你刚刚那抢肉吃的样。”

  “才没有,我爸跟阿伏兔特地商量了,给我单独分一间寝室,压根就没有舍友给我压榨好么。”神威怀里抱着自己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一罐薄荷糖,“要么?”

    高杉不吃糖,神威就把摇出来的两颗糖都放在自己嘴里。

    把神威送上寝室后,高杉在楼下笑他:“上我的课别迟到,不然我真找你们辅导员告你的状,你在后山睡觉的位置我可记着呢。”

    神威走到楼道的时候听见高杉这么一说,就对着楼道的窗户朝外喊一声:“得了得了,我不会迟到的,大叔你慢悠悠的回职工宿舍吧!”

    之后神威果然没有翘高杉的课,他是踩着点进的教室,朝着被女生堆淹没的高杉摆摆手,径直走到教室的最后面那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之后在讲课的时间里,高杉会抬头看一下有哪些学生在认真听,哪些学生分心,然后他看到神威坐在靠窗的位子那,没听他讲,在自己看课本。这是第一个觉得课本比自己讲得好的学生,当然这只是高杉之后对神威开玩笑说的,半节课过去,他发现神威已经伏在桌子上睡着了,跟上次在休息室看到的一样,放在教室里也没有那么违和,只是跟前面几排激动地与老师互动的学生比起来,神威就和课堂有点格格不入了。

    下课的时候,高杉等教室里的学生走的只剩下还在后面没睡醒的神威,就走到神威的课桌边推他一下,“已经下课了,你还想等着再听一节之后的哲学课么?”神威被推醒后才发现已经下课小半会了,现在他的经济学老师正插着腰等他。

  “唔…已经下课了?”

  “你在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我没点你的名喊你起来回答问题就算很好的了。”

  “不是说大学的老师只管讲课,不管学生的吗…”

  “谁叫你成为了今天这节课唯一一个睡觉的,第一节课就这么不给我面子?信不信我以后给你妹妹饭里面加点料然后诬陷你。”

  “你早说,我一直都想这么做了。”神威醒了之后伸了个懒腰,他收好书包后准备出门,之后站在门口神清气爽的问高杉:“我下午已经没有课咯,高杉老师跟我一起去吃晚饭么?”

高杉翻了一下手机,今晚自己不用值班,索性答应了。

    等他们出了教学楼,才发现宿舍对面的食堂还没开门,神威表示只能在外面等着了,“为什么不去外面吃?”高杉打算去取车来,被神威拉住了。“学校外面贵的想哭,还不准我添饭的,去了简直是花冤枉钱嘛。”

    之后高杉还是把神威塞进了车里:“我带你去个地方,保证跟学校附近的X他他和D克士那些妖艳jian货不一样。”

    神威第二次坐上他的车,当时只觉得烟味比昨晚又重了,“喂喂高杉老师,你再这么无节制的抽烟的话,真的会跟一个五十岁的大叔一样心肺早衰哦。”然后他摇开了窗户,让车里的烟味没有那么重。高杉坐在驾驶座上,悄咪咪的把刚刚准备点燃的那根香烟收回去了。

他们开了十多分钟的车,高杉把车停在一个小旮沓角,招呼神威下去。车对面是一家小面馆,门口的大锅还泛着白腾腾的热气,空气里有新切好的葱花溢出来的清香。神威很享受的在锅炉前站着,看着里面用骨头熬成白色的汤翻滚,嗯,他饿了。

    高杉跟面馆的师傅打了一声招呼,就把快贴在锅上的神威扯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别看了,小心一不留神栽进去。”面馆的师傅在不久后送上一碟刚炸好的麻花,然后跟高杉确认了一遍:“那啥,晋娃子,你点的那十份大碗的粉是加同样的码子不?”

    高杉想起昨晚神威特别喜欢吃牛肉,就转个背跟老师傅交代:“不,一半加牛肉,一半加排骨。”回过身的时候看见神威正盯着他看,碟子里的麻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个小鬼全吃完了。

  “晋娃子是你的名字吗?”

  “小时候这个老师傅给我取的外号,那时候还有个桂娃子跟银鬼子,对,银鬼子就是你那个妹妹的班主任兼室友。”高杉把空了的碟子拿走,又端来一盘腌萝卜。

  “这样啊。”神威看起来有点失望,“我还以为也可以叫你晋娃子呢,高杉老师怎么说都太生疏了。”

  “在学校,师生之间有距离是正常现象,不过在校外,你可以叫我名字。”高杉用手机打了自己的名字给神威看,“我也不是很喜欢叫别人全名,可惜你的名字只有两个字。”

  “那能怎么样,我妈还说过,我爸难得有点文化就是给我们兄妹取名字的时候,话说晋助你认识这个老师傅多久了?”神威不吃腌萝卜,他只能卷自己的头发玩。

  “嗯……大概有二十多年了,当时我们放学回家,如果老师没有来接我们,一般我们都会在这个面馆里边吃边等老师来。”高杉靠在木椅上,椅背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这里可承载着我整个童年的记忆,而且他家的味道越做越出色。”

二十年对于一家小面馆来说无疑是其品质的最好鉴定,只是高杉他们来的稍微有点早,店里也没有其他的客人。对于高杉来说,这里就是他人生二十多年的写照,他记得在哪张桌子上跟着银时一起画涂鸦,哪张桌子是老师傅特地留给他们写作业的,哪张桌子是当年绊了脚的那张。

    等粉上来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开始专心吃粉。刚出锅的粉把热气打在他们脸上,高杉刚想扇一扇风,就看见神威那已经是第二碗了,他噗嗤的笑了:“慢点吃,又没人抢你的。”

那天下午四点半,是神威跟高杉认识二十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而他们不知道的是,

    一家面馆承包了高杉二十余年的回忆,之后的时光里,神威会接替这家小面馆的工作,继续陪着高杉走过他之后的二十余年,甚至更久。

【喻/王】狼杀

记语文月考阅读有感,今天的阿影依旧好好学习

狼人喻,除妖师王,OOC,意识流

这不是爱情,这是定海神针一样笔直的友情

写文只图自己开心,真的,你们不要打我

被敏感词怼到爆炸,只能试试石墨(石墨也是第一次用,巨难过了)https://shimo.im/docs/HGSDTlQvmWQR5uqh/ 「狼杀」